秦之染

半生鲜活
半生消弭解脱

[荼岩]千里夜灯 19

第十九章   情深 —— 人间自有重逢时


安岩顾及神荼胸口的伤,触碰他力道也是轻轻的。像是一只疲累的小兽终于回到窝里,能靠在谁的身上短暂地休息一会了。


神荼肩头一沉,心也仿佛跟着一沉,不是听到坏消息心沉落谷底时的失重感,而是整个人都沉淀下来的踏实和充实。


安岩太累了,神荼对自己说,他需要他。


而他也需要他。


他追逐了这么多年,从来没想过,需要和被需要,保护和被保护,都能给人带来无与伦比的满足感。


人的一撇一捺,就是彼此支撑,再黑的路,只要...

[荼岩]千里夜灯 18

第十八章 心火——恰入我梦来


神荼那日带兵,一直出了居胥山才发觉不对。他的想法和安岩如出一辙,于是当机立断,带了几百个骑兵,赶回去接应大军。


果不其然,安岩遭到了埋伏。


他提刀杀出一条血路之时,安岩身后正有一人举起屠刀,他被身前的人死死缠住,一时来不及闪躲,身体的反应快过头脑,冲上去挡在安岩面前的那一瞬间,其实他什么也没想,那完全是下意识的,本能一般的反应。


他身前的甲胄被锋利的刀锋劈开,就在他以为这次凶多吉少的时候,忽然发现刀势被什么给挡了下来。


就是这一瞬间的停滞,救了他的性命。他听见安岩手...

[荼岩]千里夜灯 17

第十七章 冰心——风雪相迎,五岳为轻

  


大昭三十八年九月初九,重阳,宜嫁娶、订盟、出行,忌造屋、架马。


朔风猎猎,军旗在风中翻卷,墨绿和赤黑的旗帜之下,是擦拭一新的银盔和铁甲,将士呵出的白气在头顶升腾。


前锋军先行半月,三日前传来消息,寒江关守军从附近村庄大肆搜刮粮草,抓捕壮丁,已是做好了严防死守的准备。


制定路线,商讨策略,时间一拖再拖,天气一日一日地冷下去,终于在重阳节这天,主帅下了大军开拔的命令。


开拔当天,安岩背负大弓,腰配长刀,走上了城头。...


[荼岩]撞鬼 3

镰仓物语paro

阳气充足小处男岩×失忆荼

轻松无虐,更新随缘
 
主要是想写谈恋爱(虽然还没写到(不过早晚会有的(快看我真诚的眼神!
 

(三)
 

房间此时的气氛有点诡异。

并不是想象中的阴风阵阵鬼气森森,相反,两个人一个鬼共处一室,外面阳光炽热,蝉鸣声声,屋里状似和平,还传出阵阵笑声。

笑的人是包妮璐——她在听到安岩的嚎叫声后急匆匆地赶来,现下正坐在沙发上,单手撑着下巴,在听了安岩委屈巴巴地解释了前因后果后,笑的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神荼抱臂倚墙站立在一边,他也看着安岩,表情颇多无奈。

安岩拎着小板凳缩在客厅角落里,努力让自己存在感降到...

[荼岩]撞鬼 2

镰仓物语paro

阳气充足小处男岩×失忆荼

轻松无虐,更新随缘

 

(二)
 

他和神荼一同挤上了地铁。

地铁站里人格外多,他们不幸地赶上了晚高峰,何况安岩还提着一个大号行李箱,前脚刚挤进地铁,后脚就被蜂拥而上的人流挤了个踉跄,简直不要太狼狈。

先他一步上车的神荼见他站不稳,伸手扶了他一把。

“谢谢谢谢,”安岩一把捞住扶手,拖着箱子往角落里缩了缩,这才站稳当些,他推推滑到鼻尖的眼镜,忽然觉得神荼刚才摸在他手腕的那一块皮肤冰凉冰凉的。

他诧异地看着神荼,神荼已经把手收了回去。

“不用谢。”神荼淡淡道。

这三伏天,怎么手却这么凉。安岩犹豫了一...

[荼岩]撞鬼 1


 
镰仓物语paro

阳气充足小处男岩×失忆荼
 

撸了个一直想写的脑洞,比较短,轻松无虐,更新随缘

就图一乐呵(其实就为了逃避填坑(不是!
 
 

(一)
 

安岩提着行李来到燕坪的第一天,就对路边站着的那个双手插兜,一脸高冷的小哥一见钟情了。

利落的黑色短发,俊美的面容,一双蓝色的眼睛里仿若盛着一片深蓝无垠的海洋。

单身二十多年的安岩觉得自己在那一刻被什么狠狠射中了心脏。

不是丘比特的爱神之箭。

而是突突突突的加特林啊!

他拎着皮箱的手不自觉松了劲,行李箱咣啷一声掉下了电梯,然后顺着台阶一路叮叮咣咣地滚了下去...

[荼岩]无处可栖(下)

  
  
旧文存档,原著向,已完结

(十)


神荼手中的惊蛰虽没有锋利的剑刃,但上面不时闪过的电光也昭示它绝非凡品。县令胡子又抖了抖,忙不迭地扯着嗓子喊:“放下兵器,所有人都撤!”


士兵们都缓缓放下武器,他们还沉浸在对公主自刎的震惊中,神色中带着隐隐的茫然无措,默默地退出客栈。


院里一时只剩下他们几个人,县令讨好地看着神荼,“大侠,我可以走了吧?”


神荼面色不改,“你放这里的人出城。”...


[荼岩]无处可栖(中)

旧文存档,原著向,已完结


(七)


安岩在温暖的触感中醒来。他强撑着坐起,入眼的是神荼担忧的脸,他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神荼的怀里。


他环顾了一下四周,他们所处的是一间破旧的屋子,空空荡荡的,只有一地散落的干草,他和神荼就坐在一地干草上,神荼怀里抱着他。


安岩还觉得头晕,揉着太阳穴问:“我们从墓里出来了?”


神荼犹豫:“可能……没有。”


什么叫可能?安岩纳闷,“那我们现在在哪儿?”


“不知道。...

[荼岩]无处可栖(上)


  
旧文存档,原著向,已完结,破镜重圆,是甜的。
   
大家中秋快乐~
   


(一)
  


作为安岩的死党好基友兼恋爱军师,江小猪得承认,这是他第一次见安岩这么失落。


他拎着钥匙开门进屋,见安岩正以一个十分安详的姿势平躺在沙发上,他拐进厨房,凉透的饭菜一口没动地摆在桌子上。


江小猪叹口气,从厨房走回客厅,看着安岩道:“安岩你和我说实话,你到底怎么了?你可都住在我家快一个星期了,绝对是有事。”


安岩睁开眼睛,一个...

[荼岩]生杀之计 1

阴篇 十年夜雨

序章

神荼
  

看到这封信别太惊讶,没错,确实是我。


决定写这封信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艰难,但面对信纸,我却一句话也写不出来。


其实我想说的只有一句。  


谢谢你,神荼。
  

谢谢你曾经来到我身边。
  

这几天我开始频繁地失眠,大概是年轻的时候总熬夜玩手机落下的毛病。所以说,千万别轻易养成什么坏习惯,很坑...

[荼岩]千里夜灯 16

第十六章 同归——国难家仇,自中间走


“你想和我说什么吗?”安岩问他。


“确实。”罗平承认。


“那……和神荼有关系?”安岩又问。


罗平不满地看他一眼,“和他没关系我就不能和你说话了?”


安岩:“……快说。”


“好了,不逗你了。”罗平笑了笑,道:“确实和他有关,本来呢,这番话不应该由我来说,但是神荼的脾气你也知道,有些话他烂在肚子里都不会说出来,而且你们俩前段时间似乎不太愉快?”


罗平不提还好,一提起来安岩就感觉肩膀痛,他岔开话题,问:“是他让你来的?”...


©秦之染 | Powered by LOFTER